民間故事】


白賊七仔


   「白賊」就是說謊的意思。白賊七仔講白賊騙人的技術是很出名的。

   有一天,他閒來無事,從菜市場口經過。市場裡的生意人看到白賊七仔來了,都說:「阿七仔!來!來!我們現在沒什麼生意可做,你來講些白賊給我們聽。」「講白賊給你們聽?要是弄不好得罪你們,你們生氣了怎麼辦?」他們說:「不會的!現在大家都很無聊,說一些白賊來聽聽吧!」他說:「可是我現在沒空閒呢!」「怎麼會沒空閒?」「我今天多麼忙呢!隔壁庄王員外做六十歲的大生日,要我來辦些魚、肉、菜料,我正不知道要去哪裡買呢!」他們說:「不用去別處買了,我們這裡有魚,有肉,有菜;你要的菜料,我們樣樣都有,可以賣給你。」他說:「這樣好嗎?你們肯拿到隔壁庄去賣嗎?」他們說:「肯呀!現在市場生意那麼清淡,怎能放棄這個好機會呢?」他說:「我可是不一定要買你們的菜喔!是你們自己要去賣的喔!」於是白賊七仔把所需菜量和筵席時間告訴他們,並且交待:「你們得要趕上人家做菜的時間,若趕不上時間,我要處罰你們!」這些人聽了,很歡喜。大家準備了所有的菜、肉,按時車載到隔壁庄去。

   來到王員外家門口,他們卻感覺不到有要辦壽宴的氣氛。大家想:「會不會送錯門了?」問門裡的人:「你們這裡是不是姓王?」門裡的人說:「對啊!我們是姓王,王員外家。」他們問:「這裡今天不是在做壽嗎?」他說:「哪有?」他們又問:「你們不是叫白賊七仔去辦菜料嗎?」他說:「沒有喔!我們老爺不做生日,哪裡需要什麼菜料?」這時大家才知道被白賊七仔騙了。可是,現在慘了!一大堆的菜料,如果不馬上賣了,會全部爛掉的。他們很不甘願,就車載到白賊七仔家去找他母親理論。

   白賊七仔的母親本來對她這個兒子就有些溺愛,但是她不知道這次兒子到底惹了什麼事,就叫兒子出來問話。七仔說:「他們拜託我講白賊給他們聽,所以我講了白賊給他們聽。而且也說好是『你們自己要去賣的』,怎麼生氣了呢?」菜販們想:「對啊!是我們要他講白賊給我們聽的,結果我們真的被他騙了。他也說不一定要買我們的菜,是我們自己要拿去賣的!」大家沒辦法,只好離開了。

   有一些賣菜人還是不甘願。他們想:「既然向他的母親投訴無效,那麼就去向他的老師投訴吧!」


   老師知道這件事以後,處罰了白賊七,罵他說:「你這麼騙人,害得人家一大堆菜料都爛掉了!」白賊七很不甘心,回家後竟然向母親說:「別的同學過年過節都送禮給老師,妳卻不曾送,所以老師今天處罰我。」母親聽了很生氣:「做老師的人,怎麼能這麼貪心?」她不知道兒子在騙她,就向兒子說:「明天去告訴老師:母親疏忽了你,不知道要送禮,真是不好意思;她要備辦一頓豐盛的飯菜,作為補償!」

   古時候的人日常吃得比較不好。而這個老師又比較勢利眼。他一聽說七仔家要請客,歡喜得很。到了請客那一天,連早餐都沒吃,就等著中午大吃一頓。

   老師去到阿七仔家以後,母親很好禮地說:「老師!請進來坐!你在這兒坐一下,我到廚房去煮菜。」然後叫阿七仔:「進來幫母親一起殺雞。」

   古時候殺雞請客,是很大的禮數。所以老師心想:「喔!這頓飯真的會很豐盛!」

   可是,老師坐在廳裡,等到午時都過了,卻還沒有感覺到要開飯的樣子。阿七仔的母親在廚房裡面,把菜炒得嘁嘁喳喳的,水灑入熱鍋發出的油爆聲不斷地傳出來。老師真的是餓了。他看到供桌上擺著一些糕子,心想:「不如先拿兩塊來止止飢吧!」老師真的拿了兩塊來吃。他的糕子才吃完,阿七仔的母親就出來了。她說:「老師,不好意思!菜煮得太多了,才會煮到這麼晚!」然後叫阿七仔:「來來來!出來擺桌子,才好請老師吃飯。」

   正在她們要把桌子從神案下拖出來的時候,她假意地看看供桌上的糕子,然後馬上裝出很害怕的表情,對著兒子說:「阿七仔!你是不是吃了供桌上的糕子?」阿七仔說:「沒有啊!」她說:「憨孩子!如果是你吃了的話,要老實向母親承認。那些糕子是不能吃的!」老師覺得很奇怪,問:「為什麼不能吃?」她說:「那是要用來毒老鼠的呀!」說完,又對阿七仔說:「若是你吃的,就快跟我講,我還可以救你;你若不講,時間晚了,沒得救了,你會死去的。」老師聽了,大為驚慌:「是我吃的!我剛才太餓了,拿了兩塊來止飢!」母親說:「老師,不好意思,菜煮太久了,讓你受害;現在怎麼辦?」老師急忙看著阿七仔,說:「快一點!你要救救我!」阿七仔說:「救是有救,可是只有餿水才能解這種毒;不知道老師這麼有地位的人,能不能吃那種東西?」老師說:「為了生命,還是得吃呀!」老師叫阿七仔趕快拿餿水。阿七仔假戲真做,去盛了些餿水來,硬灌進老師的嘴裡。餿水的味道臭酸得很,哪裡能吃?可是老師為了活命,還是勉強吃下肚去。

   老師回家以後,愈想愈覺得奇怪,後來他恍然大悟:一定是被白賊七仔騙了。他想:「這白賊七仔!你最好別再來學堂,否則我一定不放過你。」

   白賊七仔三天沒來學堂,老師以為他不敢來了。可是三天以後,白賊七又來學堂,而且和以前不一樣了。不知道他去哪裡拿了一些看似黃金的東西,掛得全身金噹噹的,穿得很體面。

   古時候的人對金銀之類的東西不怎麼了解,所以沒有人知道他掛的那些金爍爍的飾物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。
   老師看到他,本來很生氣的。可是他一見到老師的面,馬上拿了一個金飾跟老師說:「這個東西送你!」這老師是愛貪小便宜的人,看到他要送東西,氣馬上消了;又看他穿得那麼漂亮,又掛得金噹噹的,就問:「七仔,你是不是撿到金子了?怎麼三日不見,整個人都不一樣了?」七仔說:「我不止撿到金子,我撿到的是一個挖不盡、拿不完的財源。」老師好奇地問他原因,他回答說:「那一天,我在母親面前說了你的壞話,母親很生氣,所以騙了你,害你以為自己吃了老鼠藥。我感到自己的行為很不對。後來又有很多人到母親那兒去投訴,母親也罵了我。我心裡難過,一時想不開,走到海邊跳水自殺,卻被水族帶到龍宮。龍王很喜歡我,說要把女兒嫁給我。我就這樣做了龍王的女婿。本來我想:因為對不起大家,所以要永遠住龍宮,不再回來。可是後來我又覺得太對不起老師了,不如把這件好事情告訴老師,帶老師到龍宮來玩一趟,讓你看一看龍宮的模樣。水晶宮那裡多美呢!裡面什麼寶藏都有,我要多少,就可以就拿多少。今天隨手帶了幾樣來給你看看,順便請你去龍宮參觀。到了那裡,看你要啥,我都送你。」老師很歡喜地說:「我真想去龍宮看一看!」阿七仔說:「好!那麼我帶你去。可是我是海龍王的女婿,可以自由出入龍宮;而你是外人,不能隨便出入的。所以我還要和那些水卒聯絡聯絡,看看怎樣才能讓你進龍宮。」

   白賊七說起謊來,就像真的一樣。他和老師約定:「我安排水卒,三天後帶你下去。」

   三天後,他又來找老師,說:「我已經聯絡好了,丈人說:『本來不能帶外人來,但因為他是你的老師,特許你帶他到這裡來見識見識。為了方便辨別,你們一個得坐甕缸,一個得坐柴桶。』」阿七仔繼續說:「老師坐甕缸,我坐柴桶。我們得在海中敲打缸、桶作為信號;敲缸子的聲音表示老師來了,敲木桶的聲音表示帶路的人來了。你要跟著我敲打喔!我若小聲敲,你也要跟著小聲敲;我若大聲敲,你才可以大聲敲。」

   聽到阿七仔要帶老師下水晶宮的消息,一些好閒的人都來海邊觀看。老師真的坐著甕缸,七仔真的坐著柴桶,兩人浮在海上。他們用手輕撥著水,慢慢前進。過了一會兒,阿七仔說:「來!要敲第一下了喔!」他在桶邊輕敲了一下,發出「叩」的聲音;老師跟著在缸邊輕敲一下,發出「鏘」的聲音。阿七仔又說:「現在要敲第二下了喔!別太大力也別太小力!」他坐的柴桶不怕敲,但老師坐的缸子,在敲下第二下的時候,已經差不多要裂掉了。只是老師坐在缸裡沒感覺。七仔又講:「好!第三下得用力敲。用力敲下之後,水卒就來了,龍宮的人就會在門口迎接我們了。」結果第三下一敲,那個甕缸破了,開始進水了,接著就沉了。老師開始吃水。海邊看熱鬧的人大喊:「趕快喔!救人喔!老師跌落水了喔!」大家趕緊把老師撈上岸來。

   老師問阿七仔:「我怎麼落水了呢?」七仔連忙解釋:「你敲得太用力了!應該要節制力量,不能把水缸打破的。現在那些水卒都嚇跑了!」老師還不知道自己又被騙。接著,七仔假好心,向老師說:「老師,你全身濕漉漉的,怕會受寒。我去你家拿衣服來給你換!」

   白賊七仔回到老師家,向師娘說:「老師太急,敲破缸子,跌落海底淹死了。本來應該趕緊叫人把屍體扛回來的,可是我身上沒有錢。現在他的衣服濕漉漉的,也得趕緊拿件壽衣給他換。」師娘拿了幾百兩銀給他,說:「你們男人的腳程比較快,你先去拿件壽衣給老師穿,叫人把他扛回來,我跟在後面,馬上到海邊去!」
   白賊七仔拿了錢,就溜掉了。

   老師的太太沿路走沿路哭,要到海邊去。而她先生想:「七仔回去拿個衣服,怎麼拿這麼久?」所以他不再等待,就穿著濕漉漉的衣服沿路走回家。兩人在半路上相碰頭。她說:「啊!你沒死呀?」他說:「沒有啊!我若死了!怎麼會叫阿七仔回家拿衣服?」她說:「喔!這回又被白賊七仔給騙了!他說你死了,我拿幾百兩銀給他,好讓他去買棺材和壽衣,結果是假的!」兩人都被阿七仔騙了。而阿七仔已經不知跑到何處去了。

   有些做老師的人比較勢利眼,愛貪小便宜,才會被白賊七仔給騙了。